设置

关灯

第四十二章 此消彼长 一触即发

    归无咎目光,在黄希音身上转了一圈。

    旋即气机一动,明辨远近。

    第一个念头,是黄希音是否得了奇异机缘,功行大进了。

    此等机缘,对于道行只在二三流的人物,甚是常见。若身在金丹境中浸淫圆润,时机一到,早上百二百载破境元婴也不稀奇。远的不说,就是半始宗弟子之中,近百年来便有二三此类人物。

    但是对于功行到了至境者,此类机缘就微乎其微了。数万载、数十万载间,也未必出得了一人。更何况,黄希音资质特殊,有三十六隅返一之法的限制,更加渺茫。

    细细一望,果然功行如常。如今的黄希音,道术层次与当年自己在诠道会时伯仲之间。先前安排,并无不妥。

    这一念被排除,归无咎立刻考虑到是否有隐秘援手暗暗靠拢。

    今日才骤然彰显台前,意欲给自己一个惊喜。

    毕竟,归无咎并未忘记,如今黄希音另有一个魔道“定世真传”的身份。

    但是神意相感之下,周遭空空荡荡,除却隐宗一行人外,并无旁人隐匿在侧。

    归无咎再一深思,否决了此念。

    毕竟两位人劫道尊坐镇于此,若果真有甚异动,只怕乙道尊早已暗中提点。魔道手段再是诡秘莫测,也逃不过道境大能之耳目。

    两种可能皆备否决,归无咎略一沉吟,道:“你有心仪的援手?”

    其实这一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杜念莎、宁素尘二人,正是有非常秘法为倚仗,方才成立合战之法。若是寻常联手,就算强如荀申、孔萱又或者山城弘作为黄希音援手,以三敌一,也绝难在玉离子这一层次的人物手上讨得了好去。

    果然,黄希音轻轻摇头,不以为然道:“希音早已禀明。弟子是前六;这位凤凰一族玉离子亦是前六。自然是以一对一。”

    归无咎淡然道:“你与她为敌,断无胜理。”

    黄希音一副无所介怀的态度,轻轻抚摸玉腕之上一枚银环,言道:“输就输了,那又如何?”

    听闻此言,归无咎心中一动。

    之所以说这“双方无悔”的比斗方式最为郑重,杜绝了一切策略机巧的可能。那是因为意甚重,势甚重,道途分野甚重。

    双方出战之人,皆是一族一宗之菁英,将来承载族门重任之人。将来潜力,往低了说也是近道境中的佼佼者;往高了说,道境之路未绝。如此人物,涉足一场“落子无悔”的比试,等若是以自家前途作赌注。

    无论是隐宗还是圣教,皆是居中联络。汇同友盟的身份,并非主宰一切。既无资格、亦无可能拿某一族将来的关键人物作牺牲筹码。

    “称心如意”出现之后,就连最后一丝缝隙也被堵上了。

    归无咎剑心凝聚,仔细看了黄希音一眼,不由暗暗诧异。

    他看出了一些端倪。

    无论是仙门,妖族,还是武道巫道阴阳道,对于势变消长之理,都是郑重以待。

    所以……每一个出阵之人,都输不起!

    以黄希音之睿智,自然不至于拿自己的道途做耍子。

    大致思之,唯有魔道中空不空、常非常的道理,方才跳出“势变”制约,看清胜败,游戏红尘,走上另一条玄妙之道。

    黄希音方才这轻飘飘的两句话,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弦外之音,似乎暗合此路。

    唯有如此,她才有此底气,视胜负如无物。

    归无咎心中一凛。

    他虽然贯通魔道四典,但是依旧牢牢的以道门功法为主。魔道法门,不过是助其贯通上下的羽翼罢了。

    而黄希音涉猎四典,不过寥寥数十载。但是主客之间,竟已悄然颠倒。除却剑道神通依旧独树一帜、超然物外之外,其所修万家功法、消炼解化之后,竟隐如血肉一般,填充进魔道四典所构建的“骨架”之中。

    换言之,于黄希音而言,魔道已然成为他所行之路的“主径”。

    在这一过程中,那妙观智大魔尊所赐、成为其本命之宝的“相魔真珠”,极有可能发挥着难以估量的作用。

    归无咎念头急转。

    以自己道心之敏锐,不至于一无所察才是。

    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

    极有可能是近日,甚至是“今日”,黄希音一身功法,才初步完成了主客颠倒之变化,奉魔道四典为纲。

    念及此,归无咎不动声色,只笑言道:“纵是如此,还有两关要过。”

    黄希音面上浮现出一抹自信的微笑,立刻言道:“请师父尽管放心。”

    归无咎微一点头,神意与杜念莎等商议。

    谷兴学等四人,虽略有不甘。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奉行了归无咎之命,纵身遁返。

    宁素尘纤足微动,宛若轻影一闪,立刻与杜念莎并肩而立。

    她站定之后,“龙骨”两侧光华一敛,登时稳定了下来,呈现出独到的平衡。

    杜念莎、宁素尘目光一对,露出心照不宣的诧异。

    她二位联手的战力,已然稳胜木愔璃甚至魏清绮一筹,就算是木愔璃动用“食道灵鱼”、改进“人我之余”神通,也不行!归无咎神意传音布置,令二人相合。杜、宁二人本以为对面亦要做出调整。

    或者更改对阵;要么添上一两个“添头”以为助力。

    不想对面那妖族修士,竟是心意如恒,夷然不惧。这“称心如意”却也把持得住。

    如此实力,就算面对归无咎,也堪称劲敌。

    一抹淡影浮动,黄希音已不着痕迹的占据了方才宁素尘的位置。

    喧嚣四起。

    不过三、五息时间。圣教诸嫡传,从平静到哗然,天旋地转。纷乱目光,不住流动,但是大致不脱于黄希音、宗礼道尊、李云龙三人左右,就连利大人、席榛子磴功行精湛之辈,亦未能免俗。

    所谓定力自持,也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

    她所挑战的,可是玉离子!

    黄希音的底细,圣教众修已然知之。可是她虽然名列第一等,但轻易可以辨明,此人似乎突破元婴未久,道行较之同侪明显有所差距。

    是“称心如意”此宝并不完全灵验,还是对眼前这人的判断产生了偏差?

    功行明显有别的二人,立在称心如意两端。

    平衡和谐,还要超过先前数组对阵,几乎不亚于最先入阵的御孤乘、秦梦霖。

    玉离子本人,倒是锋芒未显,双目微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归无咎微微一笑。

    他方才言道尚有两关。一关便是心意之衡,能够经得起眼前之宝的考验;其二,纵然不敌,但至少需要战有所得,遁走无碍。现在黄希音,至少已经给出了第一条答案。

    至于第二条,尚需拭目以待。

    最令人瞩目的数阵成型,勾勒出了大致格局。

    其余对阵在半个时辰之内也水到渠成。只是后面这一半的对阵形势,联手对敌之势,明显多了起来。

    只待三日时辰一至,清浊玄象降世,一场恶战,便要揭开帷幕。

    ……

    同一时间,北境。

    天穹之上,有一巨人甚为瞩目,其高何止三千丈。环身明火流转,射冲斗牛。

    但是这巨人身形,却似在不住地缩小。

    天色亦随之急速暗淡。

    原来,此时正是午夜时分,本当是明月当空,繁星璀璨之时。正是这“巨人”一身赫目光华,才将远近万里映若白昼。此时随着他的身躯逐渐缩小,真实的午夜之相,才随之彰显。

    半个时辰之后,这“巨人”环身火光退散殆尽,显露其真正身形,其实不过二丈有余,较之常人身量固然略显高大一些,但就远远称不上令人骇目了。

    此人面目,看上去三十岁许年纪,双眉发青,肌肤莹白,骨骼线条甚为明朗。

    俊逸清简,不类凡人,不类修者。

    给予人的感觉,亦十分矛盾。

    一眼望去,煊赫正大,似非俗流;但是凝神再看,却似一座空心陶俑,有名无实。面上虽然光鲜,但却无有一丝一毫的法力波动。然感受再三,正因为虚空之中立着此人,这一方山河大地似乎因此虚实不定了,无端多出几分不堪重负的味道。

    再加上千里之外,数十位功行卓著的妖族大能侍立垂拜,恭敬之极,更显出此人的不凡来。

    此人极目远视,目光之中天地星辰不住翻转变化,腾挪易形,隐射虚实。

    凡人目力再强者,不过远观数十里。

    修道之人,道行精湛,一眼望去,数百里、千里、甚至万里,皆能纤毫明现,纹丝不差。

    而此人目中所见,已然超越了“远近”的范畴。

    他所看到的,是六六成列。一十二道线条,划出二十五“域”。宛若二十五枚方形的银币,粲然明亮。

    这二十五“域”,有二十三块完好无损,但是唯有西南方向的两块,却隐约浸成铜黄,伤其本色。其中一块,损伤一半有余;另一块稍稍好些,损伤三分之一。

    因这两点损伤,二十五“域”,便再难看成一个圆融整体。

    一声叹息。

    一族传承,必有所恃。而上佳的所“恃”之物,早已被人捷足先登了。

    论血脉繁盛,枝叶繁密,底蕴丰厚,赤魅族已然胜过一界中的几乎所有种族;但其名列奇正之间,稍逊半步,便是在这真正足“恃”的倚仗上,略逊一筹。

    赤魅族欲要后发先至,唯有在“鼎定规模”上做文章。

    这一基业,自他立下。今有烦扰,自然在他手上排除。

    反手一抬。

    掌心升起一团不起眼的渺渺云烟,乍一看还道是一盏热茶泛出的热气。但是其中的玄妙之意随时迸发,只管窥一线,便令人不敢再看。

    可是这一掌翻覆,便是莫大的因果。事关无量生灵生灭、无量血裔兴衰,无量草木枯荣,无尽人事变迁。

    此人略一思忖,已然做出了决断。

    “且慢。”

    正在此时,一道浑厚声音响起,两道人影,浮现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