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一章 谋定落空 诡言献策

    宗礼道尊若有所思。

    在魏清绮入阵的一瞬,他大有深意的望去一眼。直到确认了“肋骨”均衡之象并未被打破,终于微感诧异。

    韩太康等三人,能够从容应对,并不稀奇。

    所谓“三十六子”之图,并未标明次序。在归无咎所见,知其为上中下三卷;而凤凰一族所得,却是六六阵列,似乎分为六等。

    韩太康、游采心、陆乘文三人,分居第五、第六列之中;若此卷延展而下,或许第七序列之中,便有余荆、青樱子等人的位置。

    换言之,韩太康等三位人道修士,乃是与饶上一至二序列的妖族修士交手,心意均衡,却也旗鼓相当。

    而魏清绮与林弋,虽然排名略有差别,均属第二行列中的人物。

    在同一序列之中,人道出身者敢于无视妖族本力之差,挑战妖族嫡传,而心意之充沛,全然不落下风,果真是难能可贵,不知其倚仗何在。

    归无咎身畔,木愔璃微一颔首,纤足欲动。

    恰在此时,左手边不远处的姜敏仪,却不着痕迹的一侧身,与木愔璃对了个眼色。

    木愔璃便冲着归无咎一点头。

    二人虽二三百载未见,但却自有非凡默契。一个细微动作,归无咎已知晓木愔璃所选定的对手是谁了。

    三息之后,木愔璃与玉娇龙相对而立。

    然玉娇龙只是微微抬首一瞥,然后转过头去,却是朝着身畔的林弋望了一眼,含义隽永非常。

    林弋面色微变,冷哼一声。

    略微等候一阵,见林弋与魏清绮、木愔璃与自己这两对“天平”都是衡准无差,玉娇龙这才摇了摇头,放下其他心思,专心观察自己这位“神秘”对手——说是神秘,其实其来历也大致知晓,只是不通姓名而已。

    玉娇龙的心思有些特别。

    这心思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林弋。

    同为圣教友盟,玉娇龙与林弋有过交手。

    二人不止是战力相若,甚至连斗战的方式都是异曲同工,汇同妖族本力,精炼唯一。

    但是林弋总有一种感觉,这位李云龙的族妹玉娇龙,似乎有意无意间流露出一种姿态,自信在自己之上。

    方才她转身一望,所持心意,林弋洞若观火。

    魏清绮排名第七。

    方才入阵这人,排名第十。

    在玉娇龙心目中,她对上魏清绮,他林弋对上排名第十的这位,似乎才更“合理”一些。

    归无咎身畔。

    姜敏仪长睫微动,忽然言道:“你对清绮师姐的建议,我早已知晓了。”

    “只是避,是避不过去的。”

    归无咎闻言默然。

    他曾建言魏清绮挑上席乐荣,既是对魏清绮的看重,同样也是对姜敏仪再次对上席乐荣的战果期望,并不乐观。

    但是没想到兜兜转转,到底并未躲过,还是来到了这一步。

    姜敏仪淡然道:“这数十在以来,我所持之道,亦大有精进。我心中有数,距离那一层突破那一重界限隔膜,尚有欠缺。”

    “都说面对这件‘称心如意’异宝,半点勉强不得。”

    “但是……我偏要勉强,又如何?”

    话音一落,姜敏仪起身。

    虽然身轻如燕,似乎纸鸢摇曳,但是那一抹果断决绝,却是其身形灵动所掩饰不住的。

    席乐荣,姜敏仪。

    针锋相对。

    席乐荣倒是神色淡然,看不出什么。

    这一回,呈现形势果然大为不同。二人落定之后,恍惚之间,归无咎立刻产出一种感受,席乐荣所立那一端的“骨相”明显厚重粗壮了三分;而姜敏仪这一头,却略显浮浅。

    但这只是一念之间的事。电光火石之后,回首再看,席乐荣、姜敏仪二人,已然处于一种独特的平衡之中。

    虽然这种“平衡”,与先前数阵略有不同,予人一种并不和谐的感觉,但是到底是达成“平衡”了。

    旁人倒也罢了,圣教方当头入阵的御孤乘,尤其不免诧异。

    他心中冷暖自知。就连自己与归无咎这般若有若无、几乎只能说“疑似存在”的差距,这称心如意都能明断无二;可见此宝之玄妙,容不得一丝自欺欺人。而眼前席乐荣、姜敏仪二人,怎么看也有一线之差。不知她心意如何自持,竟能维持均衡之局?

    自与宗礼道尊议定之后,隐宗辅界落阵,乙道尊果然一言未发,全由归无咎差遣。

    而归无咎亦并不需要劳神劳力,往往一个眼神,就知道各自所持分数。

    何况,对于许多情形,亦早有备案。

    此时,归无咎微一颔首。

    隐宗又有六人出阵,如虹似电,很快就分成两组,落在“称心如意”之上。

    望清入阵形势之后,圣教诸嫡传,立时一阵哗然。

    隐宗一方尚未出阵的许多人,亦相继显出惊疑之色。

    出阵者六人。

    杜念莎;宁素尘。

    缥缈宗谷兴学、淳于健,申柏虞;陆锦程。

    杜念莎与谷兴学、淳于健三人一组;宁素尘与申柏虞、陆锦程二人是一组。

    分与李云龙、玉离子对峙。

    辅界入阵,本来并不拘人数相等。每一方入阵之人,以三人为限。若有一方遣出强手,对方无有匹配,那么以一敌二,以一敌三,又或者以二敌三,其实均无不可。

    只是归无咎出阵主界之战,在隐宗之内亦属机密。此时席乐荣、李云龙声名不显,在许多入看来,归无咎总是要对上玉离子、御孤乘中的一位。

    既然秦梦霖对上了御孤乘,那么归无咎自然是对上玉离子了。

    岂料竟是如此布阵。

    果然能成么?

    “称心如意”之上,答案立刻彰显。

    看上去似乎一如前例,但细望之下立刻便能发现异常。

    杜念莎、宁素尘尚能自持。但谷兴学、淳于健、申柏虞、陆锦程四人,却似恍恍惚惚,面色半青半白,几乎便是醉步蹒跚。

    外人还看不出来,其实此时四人自己心目之中所见,“天平”两侧高下分明,似乎自己身处悬崖之上,摇摇欲坠。

    归无咎见状,大为诧异。

    如此布阵,可并非他兴之所至,其中深谋远虑,绝不在小,几乎可以称得上精心揣摩的“杀着”之一,不想竟然落空。

    若论真实实力,胜过缥缈宗四人的,大有人在。

    休说位列三十六子、尚未出阵的荀申、孔萱,就算武道山城弘,也远在四人之上。

    常理而言,位列前六之人,已然到了超凡入圣的层次。杜念莎、宁素尘虽然十四、五位的排名也颇为不俗,但是各自再加上两位名列三卷靠后的俊杰,也未必能够抵敌得过;何况是位列三十六位的“援手”。

    说得刻薄一些,如此“援手”,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藏象宗《解形合变火流书》一经,与越衡宗四祖所传下的一门奇异法门,却有一种殊途同归之妙用。暂时与人“联手”之后,并非散兵游勇,各自为战;而是浑然归一,化零为整。

    简而言之,等若纳枝入干,正本清源。

    然而这等法门,若与本土道术配合,未免纷杂丛脞了些,效用也打了折扣,不若缥缈宗的四位熟契。

    此法口说无凭,在归无咎面前,亦曾真刀真枪的操练过一回。

    宁素尘之战力,较之木愔璃本要逊色一些。

    可是宁素尘与申柏虞、陆锦程二人联手与木愔璃交手,苦战一个时辰,几乎令木愔璃落在下风。

    尤其这一战中,木愔璃已然使出了“人我之余”与“食道灵鱼”相配合的手段,几不亚于归无咎手中的完整的“人我之余”神通绝旨。如此战力,各自敌上敌手中“四杰”之二,未必不能与之周旋。

    可是此时此刻,谷兴学四人,正面面对李云龙、玉离子之后,竟似遭受了莫名的心意凌迫,不复从容圆润。

    所以在“称心如意”之中,立刻显露出来。

    归无咎闭目感应一阵,似有所悟。

    李云龙身上,隐隐有一种“大势”笼罩。这一“大势”较之麒麟一族的祥瑞之兆更显诡秘莫测,但是在俨然是其立身之本,上进之阶。就地位高下而论,并不亚于麒麟一族的祥瑞神通。

    至于玉离子,其浑厚的妖族本力彰显无疑,这一点不出自己所料;但是双眸之中,隐有剑光流动,极为生动活泼。

    症结已然寻到了。

    演练施展法门之时,除却与木愔璃的斗法之外,更通过东方掌门所传的心意明鉴之法,将御孤乘、玉离子、席乐荣三人的“神思之像”引渡传递,令其对可能面临的对手,有一个刻骨铭心的认识。

    东方掌门凝练这“神思之象”时,并未刻舟求剑。尤其是御孤乘、玉离子二人,在当年阴阳洞天之战时所流布的战力为基准,略有增强,向前跨越了一步。

    眼前景象,只有一解。那就是李云龙、玉离子给谷元思四人形成一种印象——其较“神思之象”中的御孤乘、玉离子形象更强!

    于是心意微隙,产生了破绽。

    但是在圣教诸修眼中,并不知道这些幽微曲折,倒像是隐宗一方刻意轻慢,随便寻上数人,便将玉离子、李云龙打发了。

    玉离子凤目微凝,透出点点寒意。

    御孤乘挑上秦梦霖之后,她自信当“如愿”与归无咎交手了。隐宗之布置,真是岂有此理。

    正在归无咎心念急转之时,身畔一个清脆声音响起,透出跃跃欲试之意:“不如杜师叔、宁师叔强强联合,对战那道貌岸然的家伙;那一位玉离子,交由弟子应付。”

    归无咎闻言一怔,只觉荒谬之极。

    这哪里是助战,分明是来添乱。

    瞥了不知何时已靠拢到近处的黄希音一眼,不悦道:“你有几斤几两,就敢邀战玉离子?”

    归无咎心中,原拟为黄希音选定的对手,是利大人,席榛子中的一位。

    黄希音却不退缩,振振有词道:“玉离子心仪的对手是师父你,所谓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此其一;另外,她是卷中前六,弟子也是前六,也算分量相当,是也不是?”

    灵动双眸之中,却似暗藏玄机。

    归无咎心中一动,立刻省悟。黄希音何等**,不至于连她现在与玉离子有多大差距也看不清。明知如此,那她这是……

    ps:昨天一章有误。林弋是11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