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商议

    刘晋家的小院子非常的热闹,刘晋坐在主位,王氏、赵黑山、赵大虎、赵二虎分坐在旁边,至于赵二虎的弟弟妹妹还有他母亲、嫂子、赵大虎的儿子等等则是全部一个个手里面拿着一个粗碗站在一旁,没有上桌。

    桌上面,大盆的红烧肉,还有糖醋排骨,一盘清炒的大白菜散发出阵阵的诱人香味,赵大虎、赵二虎等人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看着桌上的肉,一边咽口水,一边也是等着刘晋这边先动筷子。

    按照规矩,女人和小孩是不能上桌的,刘晋的母亲王氏是主人,所以例外,主人不动筷子,客人也是不能动筷子的。

    赵黑山还算好,毕竟是上了年纪,也是过来人,所以也满脸笑容的和刘晋聊着天,可是赵二虎的弟弟妹妹们,一个个都显得非常猴急,口水都流出来了。

    香喷喷的米饭,来自江南的大米,可不是白面;大块、大块红红的红烧肉,散发出来的香味让这些年纪小的将口水擦了一遍又一遍。

    这样的好日子,纵然是以往好年景过年的时候也不曾有过,赵黑山一家实在是太穷了,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吃肉了。

    “大家吃吧,有什么事情,吃完了再谈。”

    刘晋看了看众人,笑了笑说道,自己也带头夹起一块糖醋排骨,刘晋知道,自己不动筷子的话,赵黑山等人是不会动筷子的。

    “谢谢晋哥儿。”

    赵黑山黝黑、充满皱纹的脸上也挤出了笑容,虽然还不清楚晋哥儿今天为什么跟发疯了一般要请自己一家人吃这样的大餐,但是有肉有白米饭吃,绝对是值得笑一笑的。

    随着刘晋动筷子,桌上的人也是纷纷的开始动筷子,一旁一直留着哈喇等着的孩子那自然是一个个都兴奋起来。

    拿着粗碗飞一般的来到大蒸笼这里,里面蒸着香喷喷的米饭,满满的装上一碗,然后来到一旁装着红烧肉的锅这边。

    这里,赵黑山的媳妇在掌勺,过来一个人,她就打一勺红烧浇到米饭上面,打红烧肉的时候手也是忍不住不断的抖动,这水平和后世食堂大妈还是有的一比。

    没有办法,毕竟不是自己家,吃的是刘晋的,总是敞不开,遇到最小的儿子,还有小孙子的时候,实在是疼爱,也是悄悄的多打一块红烧肉。

    这样上好的红烧肉,他们何时候这样奢侈过,能够吃上一勺子,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不敢贪多。

    刘晋细细的品尝着糖醋排骨,说实话,王氏的手艺真心一般,这糖醋排骨做的很一般,不过这猪肉是农家饲养的猪,不是后世那种吃饲料长大的猪。

    现在养一头猪往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够养大一头,吃的也都是一些野菜、泔水什么的,没有任何的激素,算是纯天然的食品了。

    味道比起饲料猪来自然是要好很多,肉也更香。

    一边吃也是一边不经意的观察了下周围,桌上的赵黑山吃的还算斯文,但是也能够看出来,他也确实是很久没有吃肉了,大块的红烧肉,一口一块,吃的油水都从嘴角流出来。

    赵大虎和赵二虎那完全是跟饿死鬼投胎一般,此时早就已经将赵黑山叮嘱的话忘到了九霄云外,一大碗米饭,几口就扒完,大口、大口的红烧肉也是一口一块。

    至于赵黑山家里的其他人,也一个个吃的很急,一碗米饭加一勺红烧肉也是转眼间就吃的干干净净,有些小孩子甚至于连碗都tian的干干净净,接着又是眼巴巴的看着其他人,一副还想再继续吃一碗的样子。

    刘晋的母亲王氏倒是吃的很慢,细嚼慢咽,一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显然实在是搞不清楚,刘晋到底是哪里来的钱,又好端端非得要请赵黑山一家吃饭。

    “婶婶,给三虎他们多打一碗吧,把饭菜都吃完了,留着容易馊掉。”

    刘晋看到院子里面吃完的小孩子们,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主桌的众人,也是笑着对赵黑山的老婆说道。

    “诶~”

    她点点头,对于她这种农村妇女来说,有这样免费的大餐吃,自然是巴不得能够多吃一点,现在刘晋又发话了,那自然也是不客气。

    很快,赵黑山家的人又一个个再次装上满满的一碗米饭,打上一勺红烧肉,这一次却是慢慢的吃了,红烧肉的配米饭滋味实在是让人难忘。

    一顿饭,众人都默默的吃着,除了吃饭的声音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这顿饭才算是吃完了,赵二虎的母亲,赵大虎的老婆也是非常自觉的帮忙收拾,洗涮碗筷之类的。

    至于赵家的那些小孩子一个个吃的饱饱的,满嘴流油,心满意足的被打发回去,接下来就是大人们商量大事的时候了。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再说这些事情之前,先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刘晋看了看自己目前王氏,再看了看赵黑山和赵大虎,拿出一包雪盐慢慢的摊开说道:“这就是我发财的东西,雪盐!”

    “雪盐?”

    王氏和赵黑山同时疑惑的说道,接着用手指拿过一点雪盐细细的看了起来。

    “这就是你这些天煮出来的盐?”

    王氏尝了尝雪盐,顿时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她这才想起来,这些天刘晋一直在捣鼓着煮盐,没想到煮出来的盐,竟然是这种上等的精盐。

    “对,上次我听到黑山叔说上好的青盐要200多文钱一斤,只有有钱的地主家才能够用的起,我们煮出来的海盐却是只卖几文钱一斤,价格相差太远了。”

    “所以我就寻思着是不是将我们的海盐变成青盐,自然就能够卖个好价钱,上次盐贩子来我们村收盐,我也就将雪盐悄悄卖了出去,200文一斤,我足足卖到了10多两银子。”

    刘晋点点头,接着将自己发财的道路说了出来。

    “我煮了一辈子的海盐,怎么就不知道这海盐还能够变成青盐?”

    赵黑山一听,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他一辈子都在煮盐,他祖祖辈辈都在煮盐,可是却从了没有想过,这煮出来的盐还能够变成这样雪白、雪白的精盐,一斤卖200文。

    “你当然不会知道了,这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

    刘晋笑了笑将这一切归咎于自己是在书本上看到的,这整个下河屯也只有刘晋一个读书人,读书人的地位又很高,自然也就不会引人怀疑了。

    “我煮雪盐的这段时间,也是多亏了虎子帮忙,所以也是请大家一起吃顿饭,算是感谢虎子,也是感谢黑山叔你们家一直以来对我们母子两的照顾。”

    接着,刘晋也是将请客吃饭的缘故说了出来,不说出来的话,赵黑山他们吃饭也是不舒坦的,不踏实的。

    “晋哥儿,客气了,以前要不是你父亲的帮忙,我们赵黑山一家早就饿死了,这算的了什么,请我们吃饭大块的红纱肉,大碗的白米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狗子能够帮到的你,那是他的福气,以后有什么要我们家使力气的地方,尽管吩咐。”

    赵黑山一听,顿时非常认真的说道。

    “黑山叔,今天找你们过来,也确实是有事商量。”

    刘晋听完,笑了笑点点头,这赵黑山还是很上道的。

    “这雪盐是用我们的海盐提炼而来,海盐我们卖给盐贩子不过5文钱一斤,可是提炼成雪盐,它可以卖200文一斤,这里面的利润就不用我来说了。”

    “单单是靠我和虎子来做这事情,总就是人力有限、精力有限,产量很少,也赚不了多少钱,所以我想和赵黑山你们家一起合作来做这个买卖。”

    “到时候赚了钱,我们可以五五开。”

    到了这个时候,刘晋也是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将赵黑山一家拉上自己的船,一起赚钱,自己不仅仅可以剩下时间和精力去做别的事情,还可以有赵黑山一家当帮手,别的不说,单单是赵大虎、赵二虎以后跟着自己的话,这唐老虎想要找自己麻烦也没有那么容易。

    “这不行,这可不行,绝对不行!”

    谁知这赵黑山一听连连摇头说道:“这提炼雪盐的方法是晋哥儿你发现的,这发财的路子自然也是晋哥儿你的,我赵黑山虽然没有出息,但是绝对不会做这种白占人便宜的事情。”

    “我们家可以帮晋哥儿你做事,你赏一口饭吃就可以了,至于说五五开,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这~”

    刘晋一听,也是傻眼了,没想到这个时代的人竟然这样的实诚,说实话,自己愿意分钱给他们家,也是为了拉他们上船,防止以后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没想到他竟然死活不同意。

    “是啊,晋哥儿,能够跟着你做事,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分钱的事情,绝对不行。”

    赵二虎也是憨着脑袋说道,对于他来说,能够跟着刘晋似乎足以,至于别的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