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吓哭了

作家桃花8所作传媒大王,第11章 吓哭了,内容摘要:

    就佳酿酒厂收购的事,市里很快就成立了谈判小组,由市长张德海亲自怪帅,副市长左肖军担任常务副组长,负责具体的事务。

    孟飞本以为自己这么大一个计划投标上去,肯定会引起市委市政府的极度重视,就算那个市委书记老的动不了,那张市长也至少该出面。可事实上,孟飞显然是一厢情愿。

    一市之长,这架子着实有点大。

    好在左肖军对这件事万分的重视,他甚至以副市长的身份,在市宾馆专程招待了孟飞。

    瞿晓曼现在好像已经适应了孟飞助手兼秘书的身份,陪同他一起参加。

    左肖军也带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过来,他面色很深,皱纹明显,穿着一件白衬衫,却怎么看怎么土气。

    “左伯伯,您太客气了,有事您说一声,我登门拜访不一样嘛。”孟飞笑着走了过去。

    左肖军摆摆手:“孟老板,今天只谈公事,莫谈私交。”然后主动伸出了手。

    孟飞好笑的跟他握手,这个左肖军,真是死板了点,清官都这样?

    “左市长您好,我是孟总的助理小瞿,请多多关照。”瞿晓曼也跟左肖军去握手,生怕“秘书”的称呼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改用了助理。

    左肖军程式化的笑笑:“瞿助理果然年轻有为啊。”

    “左伯……左市长,这位是?”孟飞看着旁边那位中年人,有些好奇。

    没等左肖军介绍,中年人就站起来,红着脸道:“孟老板,我叫李福军,在……在酒厂干活。”

    “李福军?”

    孟飞顿时睁大了眼睛,人才,这可是个人才啊!

    想几年后酒厂被香港富商收购,就是聘用了李福军为厂长,迅速让酒厂起死回生。没想到,左肖军送了一个大礼过来!

    “原来是李厂长,失敬,失敬!”孟飞肃然起敬的伸出双手。

    李福军受宠若惊的也伸出了双手卧在了一起,尴尬的道:“孟老板,我可不是厂长,不过是厂子里的一个小主任罢了。”

    孟飞这才恍然。

    左肖军笑了笑,提议喝了几杯酒,这才又健谈起来。

    原来酒厂是国企,厂里的领导都是有官职的,最大的厂长甚至是副处级别。现在听说厂子要被私人购买,那些官领导如何还能坐的下去?找关系的找关系,花钱的花钱都一股脑的往外跑。

    给私人老板打工,哪有当国家干部来的痛快?

    只有车间主任李福军主动找到了左肖军,打算放弃副科的待遇,留在厂里。

    听到这话,孟飞愈发对李福军敬重起来,主动敬了一杯酒。

    “其实也没什么,我十七岁就从老爸手里接过了班,在酒厂干活了,几十年下来没有感情那是假话。说起来我在厂里不大不小也算个领导,看着酒厂一天天倒闭,说不愧疚那是假的。现在厂子换了新老板,正是该努力让厂子起死回生的时候,哪能不留下?”

    李福军一看就是老实人,说起话来非常诚恳。

    孟飞感同身受,又敬了一杯,豪迈道:“有李主任这番话,这个酒厂我是买定了!相信有李主任的帮忙,用不了几年,咱们酒厂一定能排进全国前十!”

    有茅台、五粮液、杏花汾酒、泸州老窖等巨无霸在,想要打进全国前十,还真有点痴人说梦的味道。

    不过李福军倒很有信心,红光满面的很兴奋的样子。

    左肖军对李福军并不了解,只是听说他的事迹后,觉得他是真正的酒厂人,对厂子有极深的感情,这才引荐给孟飞,没想到他们两人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瞿晓曼见孟飞和李福军热聊不断,皱了皱眉,然后就笑语嫣然的敬了左肖军一杯,很公事公办的道:“左市长,您知道我们公司要收购佳酿酒厂,但是有几个必要的条件,我代表公司还是不得不说一下的。”

    “瞿助理说说看。”

    瞿晓曼道:“佳酿酒厂以前拖欠的工资和钱款,我们不会负责;酒厂下岗员工的处置,我们不会负责;酒厂必须全权收购,市政府不能再有插手;酒厂现在非常困难,在税收方面希望市里能够予以优惠……”

    话未说完,孟飞就碰了碰她的胳膊,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我怎么了?”

    瞿晓曼一脸委屈的样子。

    孟飞瞪眼道:“你说的那些废话,左市长还能不明白?”

    左肖军哈哈大笑:“瞿助理也没错,这毕竟是公事,有些话还是说开的好。”

    孟飞讪讪的道:“不好意思左伯伯,小瞿她还年轻,有些事不太懂也正常。”

    这话一说完,所有人都翻了一个白眼,这里面最年轻的貌似是你吧?

    其实在左肖军看来,瞿晓曼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气度、见识,已经实属不易,只是别跟孟飞这个妖孽对比。

    左肖军咳了咳嗓子道:“市里面已经研究过了,那几个条件都会答应,而且有三年免税、五年减税的优惠政策,主要是价钱方面……”

    瞿晓曼抢着道:“左市长,您知道,如果我们不出手的话,不出三年酒厂就会倒闭,我相信市政府的领导们应该能看到这一点。再说我们孟总也是惠城人,总不能亏待了老乡吧?”

    孟飞对瞿晓曼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明明是我的钱,这小妞怎么比自己还紧张啊?

    左肖军有点尴尬的道:“酒厂毕竟刚换的设备,而且还有数量不小的粮食库存和陈酒库存,银行评估至少也要两百万元,念在现在是特殊时期,市里初步决定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出售。”

    “一百二十万?”

    孟飞和瞿晓曼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瞿晓曼惊呼。

    “这么少?”孟飞惊呼。

    “你疯了?”瞿晓曼瞪起眼睛愤怒的看着孟飞,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她都看明白左肖军的态度了,只要再努努力,完全可以把价格往下压一压,哪想到孟飞这个傻老板竟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买东西,还嫌便宜了?

    你脑子没毛病吧?

    连左肖军和李福军都是一副看向白痴的眼神看着孟飞。

    这小子,喝大了吧?

    孟飞揉了揉鼻子,忽然有些害怕起来。

    这价钱,也太低了吧?

    不说酒厂里的新装备和堆积的库存,不说那五个车间厂房和一个办公楼,光是那占地超过一百亩的地皮,那价格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要是搁在几年后房地产风靡全国的时候,这点地皮没个几千万根本下不来!

    这压根不是买,简直跟抢差不多!

    至于这个酒厂到底有多少价值,孟飞心里一清二楚。前世的时候香港商人花费六百万资金收购了酒厂,在李福军的带领下,没用两年,就让酒厂的资产超过了四千万。当然这跟地皮有些关系,同时跟酒厂的发展前景也不无关系。

    越想,孟飞越觉得害怕!

    这不算是侵占国有资产吧?

    万一以后要是清算起来,自己还有活路?

    要知道,收购酒厂只是第一步,接来下他还打算收购饮料厂、罐头厂、食品加工厂等食品厂家,而且这些厂家全无例外在市里的繁华地带,占地面积非常大!

    孟飞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左肖军很快反应过来,孟飞这是嫌贵,说的反话吧?说来也是,小伙子好心好意的帮自己,总不能让人家花的太多吧?

    一咬牙,左肖军就道:“孟飞,你放心,我拼下这张老脸也回去跟市里再争取争取,保证给你个公道价。”

    孟飞吓的冷汗都出来了:“左市长,你误会了,我是觉得……这价钱能不能高点?”

    众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这个孟飞,玩真的?

    瞿晓曼已经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在底下狠狠的在孟飞大腿上掐了一把,咬着牙道:“孟飞,你疯了吧?”

    孟飞脸色一变,恶狠狠的道:“你一个女人懂什么?给我闭嘴!”

    李福军咽了口唾沫,默默的向瞿晓曼敬了一杯。

    貌似这位孟老板和左市长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向瞿晓曼使了使眼神。

    左肖军反应过来,难道说孟飞是为了自己的政绩,甘愿多花钱来收购酒厂?如果是这样,那这小子真是太重感情了,真没枉我关怀你这么多年!老孟啊,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左肖军忽然有种哽咽的感觉。

    “小飞,其实不用的。”左肖军灼热的眼泪都在打转,“这酒厂必须要再便宜点。”

    左肖军往常都是用“孟飞”这个称呼,很少用“小飞”,现在换了称呼,显然是动了真情。

    孟飞也有点傻眼,这好端端的他哭什么?

    一听到左肖军还要减价,这国有资产可不能侵占的太过火啊,孟飞吓的也是眼泪巴巴:“左市长,算我求你了,价格再高点吧!”

    旁边的李福军和瞿晓曼彻底傻掉,就感觉整个人生观都颠覆了。

    卖家哭着喊着求降价,买家哭着喊着求涨价,这……这到底是什么世道?

    额的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