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8 不厚道

    沈茶第二次醒过来,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她睁开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出所料,她果然是在虎丘。这都成习惯了,她每一次受伤,兄长都不会放任她回自己的竹韵,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会把她困在虎丘,直到她的伤完全养好为止。

    沈茶在床上又趴了一会儿,她隐隐约约听见从外间传来说话的声音,说话的人语速极快,就像不用换气似的,叽里咕噜、噼里啪啦的,感觉要把这一辈子的话都要在这会儿说完。本来趴着睡觉就很容易憋气,再听到这个人说话,沈茶感觉自己的胸腔被一大团气撑起来,感觉要爆掉了。她难受得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但稍微一动,就扯到了背上的伤口,一时没忍住就轻轻的喊了一声。

    声音虽小,但架不住有人一直都留心里间的动静,沈茶刚一出声,沈昊林就出现在了床边,那速度快的,就好像是脚底下踩着哪吒的风火轮一样。

    “醒了?”沈昊林弯下腰,轻轻的把沈茶扶起来,依旧是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且小心的避开了她的伤口。“精神比早上好多了,看来睡得不错,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伤在背上,行动不便。”沈茶打了个哈欠,歪着头看了看沈昊林,“兄长没有休息?”

    “睡了一会儿,临近午时,小天就带着金菁和梅林就过来了。金菁和梅林知道你受伤,都担心的不得了,一定要过来看看。要不是小天压着他们俩,昨天晚上就跑来了。好不容易听到你醒了的消息,就火急火燎的冲过来了。”沈昊林拿起桌上刚刚兑好的水,“先别说话,你刚醒,先喝点水。”

    就着沈昊林的手,沈茶喝了两口水,继续说道,“有点饿,想吃东西。”

    “是该吃东西了。”金苗苗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都一天一夜没吃饭了,铁人也受不了。”把粥碗递给沈昊林,金苗苗朝着沈茶挑挑眉,“伸手。”

    作为病患,沈茶还是很配合的,乖乖伸了手让金苗苗给诊脉,抬起头看了看走进来的薛瑞天、金菁,还有梅林、梅竹姐妹俩。

    看到这一个个的全都臊眉搭眼的站在那儿,她忍不住笑了,“这都是怎么了?我不过就是受个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不过受个伤?还而已?”薛瑞天站在沈茶面前,指指自己、指指沈昊林,“你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被抬回来的时候,你知道我们俩是什么感受?我们俩觉得天都要塌了!你倒好,完全不当回事。要不是看在你现在还伤着的份儿上,我肯定要好好收拾你的!”

    “想多了。”沈茶一口一口的喝光沈昊林喂过来的粥,抬眼看了看气鼓鼓的薛瑞天,“你打不过我!”

    “嘿,我说你!”薛瑞天被噎得差点翻了白眼,指着沈茶,哆哆嗦嗦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别闹了,都消停消停!”沈昊林把空碗递给梅林,拿出手帕给沈茶擦了擦嘴,“饱了吗?还想吃点什么?”

    “没,想吃面。”沈茶看向金苗苗,“怎么样?还不错?”

    “是不错。”金苗苗点点头,“只要热度退下来,就没事了。但还是要小心伤口,这种伤很容易再次撕裂。”

    “知道,会小心的。”沈茶点点头,看看沈昊林,看看金苗苗,“你的意思,我是不是就不用吃药?”

    “做梦去吧!”金苗苗冷哼了一声,“我是大夫,你是病患,我怎么说,你怎么做,不要跟我讨价还价。”

    “黑乎乎的,苦死了。”沈茶撇撇嘴,扭过头不去看金苗苗。

    “还耍上小脾气了!你再怎么不乐意,药是必须吃的,就看你是乖乖的自己吃,还是让我灌了。”金苗苗一脸的坏笑,“这个的选择权在你,你喜欢哪种可以随便挑,当然,想让元帅帮忙,我也没意见。”

    沈茶的回答是一个白眼,顺便把后脑勺对准了金苗苗。

    “看看,看看,睡了一觉就有了精神,都能跟我斗嘴了,真是不得了。你们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全都是瞎担心。我早和你们说过,这家伙皮糙肉厚的,这点伤根本不是个事儿,她只要老老实实的在床上躺几天,踏踏实实的睡上几觉,就能恢复得差不多。”金苗苗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我跟你说啊,你就是个怪物,要是别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别说睡一天一夜了,就是睡上十天八天的,都还得哼哼唧唧的喊疼呢!还想吃面,哪儿有那个胃口啊!”

    “能吃能睡身体好,这不是你说的?”

    对于金苗苗的嘲讽,沈茶从来不当回事,这人是沈家军第一毒舌,打嘴仗就没输过,哪怕是能言善辩的薛瑞天,都是她的手下败将,自己勉强也就跟她打个平手。要是赶上金苗苗生气,被她损个狗血淋头、自己跑去自尽都是有可能的。

    鉴于金苗苗的这张嘴威力如此之大,沈茶曾经建议过,以后遇到合适的机会,可以让金苗苗跟着前锋营混几次,遇到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禁不起嘲讽的敌将,就比如辽军那几个逞强好胜的,就让金苗苗去对付,保准屡战屡胜。

    “算了,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就不欺负你了,要不,五个你捆一块儿也不是我的对手。”金苗苗挥挥手,表示自己非常大度的不跟生病的人一般见识,她拿走梅林手里的碗,朝着门口走去,“我去给你煮面,顺便看看你的药好没好。”走到门口,她转过身来,看了看她哥,又看了看梅林,“她还病着,不能费神,你们有什么事跟元帅和侯爷说,不要去烦她,懂?”

    “知道了,快走吧!年纪轻轻,却跟个碎嘴的老太太似的!”金菁走过去,把他妹妹扔出了房门,当着金苗苗的面,咣咣两下把门关好,一点都不在乎他妹妹在门外跳着脚的骂人。“这丫头让我惯的太野、太放肆了,是该好好管管了,要不然以后可怎么嫁人呢!”

    “小金子,你想多了!真的!”薛瑞天拍拍金菁的肩膀,很同情的说道,“就金苗苗这样的,根本就嫁不出去,没有人敢娶她。昊林,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她一生气就给人下毒,分寸掌握不好,给人毒死了不说,自己还得担责任。”沈昊林很赞同薛瑞天的说法,“她师父不是说过么,这孩子天生注定要孤身一人的。”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头痛。惠兰大师是高人,说得肯定没错,可我还想试一试。”金菁一脸的苦恼,看看靠在沈昊林身上养神的沈茶,“小茶,你觉得呢?”

    “嫁,不嫁,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你们就别操心了。”沈茶艰难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趴着睡觉的时间太久了,她脖子都要酸死了。“而且,小天哥,说话可别这么不厚道,被苗苗听到,要收拾你的。”

    “就是说,她是毒医的传人,惠兰大师的医术了得,功夫也是一流,全都交给她了。就算不是顶尖高手,也不会太差。而且,她从小到大都跟我们混在一起,看多了俊男美女,眼光就变高了,外面的那些庸脂俗粉什么的,自然也看不上。这淘汰一批人,剩下的就没多少了。”薛瑞天拍拍金菁的肩膀,拽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下,“前几天,我问过她,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夫君。”

    “她说啥?”

    “首先,要让她看着顺眼。然后,还能让她崇拜。最后,要在功夫上可以赢过她。”薛瑞天伸出三根手指头,“这三点,缺一不可。所以……”薛瑞天看看沈茶,“你说我不厚道,她才是真正的不厚道呢!能满足这三点的,整个大夏也没有几个人。而且,她把我、昊林、小酒、其云等等都排除在外。”

    “前路茫茫!”金菁垂着脑袋,也拽了一把椅子过来,“算了,我放弃,顺其自然吧!”

    “早该如此。好了,趁着苗苗不在,你们把金的情况说一下。”沈茶看看梅林,看看金菁,“军师,请。”

    “是!”说起正事,金菁变得很严肃、很正经,和之前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他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一个本子,递给沈昊林,“两个月前,金国遭遇了一次威力很强的大雨,持续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包括宜青府在内的大半个金国,受灾的情况相当严重,房屋垮塌、麦田被淹,灾民无家可归,只能露宿街头。我们到的时候,宜青府基本恢复运转,其他府郡的情况依然很严重。完颜宗承虽下令开仓放粮赈济灾民,还派军队去受灾最严重的几个府郡维护当地治安,救治当地百姓,但收效甚微。”

    “为何?那些贵族不配合吗?”

    “是,不仅不配合,还在王宫前闹事,反对王的决定,认为这是侵害了贵族的利益。”金菁重重的叹了口气,“在那些贵族的眼中,百姓如同蝼蚁,生死自有天定,与他们无关。”

    “金国贵族有良心的不多,视百姓生命如草芥的不少。当初完颜宗承可以顺利称王,也是因为他许诺要让金国百姓安居乐业,不再被奴役。可如今,他登上王位将近十年,情况并无任何改善。这一次大灾,他若处理不好,那个王座怕是要换人了。”

    “不一定,事情还有转机。”

    “兄长,转机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觉得他不会?”

    “难说。”沈茶闭上眼,摇了摇头,“在我们看来,惩治几个带头闹事的贵族不算什么,但在完颜宗承心里,那就是一件大事,需要慎重对待。我以为,他没有胆子那么做。”

    “将军说的是,那几个闹事的贵族,都是当年力挺他成为王的那几个,为了自己的王位着想,他也下不去那个手。否则,安抚了百姓之后,他就会被贵族集团踹下王位。”

    “瞻前顾后、耳根子太软都他最大的致命点,这样的人能在王位上待十年,也是件奇事。“

    ”还不是因为他女儿收服了军中的那几个大将,要不然,金国早乱成一团了。“薛瑞天看看金菁,”除了这么大的事,完颜萍呢?她不是一直特正义吗?难道这次袖手旁观了?“

    “带兵出去赈灾了,我们离开宜青府的时候,她还没有回来。”

    “摊上那么一个爹,她的日子也不好过!能收服那几个大将军,但对那些贵族却束手无策!”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薛瑞天朝着金菁和梅林摆摆手,“打住,打住,别说了,可能是金苗苗回来了。要是让她知道咱们在说什么,非生气不可。”薛瑞天小声说道,“她生气不可怕,就怕她一生气,把咱们给毒哑了。”

    “谁要把你们毒哑啊?”金苗苗手里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特意来看姐姐的沈酒,“这可是件大功德,我肯定是要助他一臂之力的!”她把面碗递给沈昊林,朝着沈茶一笑,“吃面,喝药!”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