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3 遇刺

    沈茶出门的时候,只带了影十六和影十七两个人,这对姐妹和梅林、梅竹一样,都是从小就跟在身边的,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功夫也是众暗影和护卫里拔尖的。而梅竹还在新兵营那边盯着,帮她挑选进训练营的人选,暂时不能跟在她的身边。

    至于沈昊林那个要多带几个人的提议,沈茶不是不听,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就算是在战场上,连着暗影都算进来,她身边最多不超过三个人,带的人太多,她反而觉得是累赘,碍手碍脚的很麻烦。更何况,身边跟着越多的人,就越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事实证明,她还是有些妄自尊大了,太过于相信自己,太小看敌人对自己的势在必得。

    临近过年,嘉平关城的确要比平时热闹一些,很多人都会选择这个时间段出来采购年货、添置一些新衣、首饰之类的,毕竟苦哈哈的过了一年,在新一年来临之际,要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和家人。所以,街上很热闹,每一个商铺里的人都非常的多,感觉整个嘉平关城的百姓是约好的,选择同一天出门。

    嘉平关城的百姓有一部分是当地百姓,还有一部分是沈家军将士们的家属,认识沈茶的人还是很多的,一路上打招呼、问好的,络绎不绝。虽然沈茶平时很严肃,但家教很好,别人跟她问好,她也会回礼的,弄的跟她一起出门的金苗苗大呼不可思议,看沈茶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除了随军出征以及一年之中几个比较大的纪念日之外,作为军医的金苗苗很少离开她的药庐,很少在人前露面,认识她的人不是很多,大多数的人都以为她是沈茶新招的护卫,她也不反驳,就站在一边,乐呵呵的听着。

    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能跟沈茶、红叶成为朋友的女孩,自然也是不一般的,按照世俗的说法,也是个离经叛道的怪胎,毕竟,这个世上喜欢研究毒物的女孩还是很稀少的。

    金苗苗是毒医惠兰大师唯一的亲传弟子,从四岁开始就跟着惠兰大师学习,除了学习怎么治病救人之外,研究的最多的还是各种毒药、毒物以及解毒的方法。惠兰大师很喜欢这个徒弟,把自己这一身的本事都倾囊相授,看到小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放心的闭上眼睛,驾鹤西去了。

    原本金苗苗就是个不喜欢出门的人,她去的最多的地方除了军营就是镇国公府,多数情况下都是跟着师父一起去的,偶尔还会陪师父上街逛一逛。但惠兰大师过世之后,没有人揪着她出门散心,索性就天天泡在药庐里看看医术、研究研究她的新药。有的时候,三五个月不见她露面都是平常事。

    沈茶觉得金苗苗这样的生活太不正常了,哪儿有人天天和医术、药材打交道,忽略了和人类的交往,就算是那些隐世高人,也会到尘世间走走的时候。所以,只要不忙、只要不打仗,她会时不时的把金苗苗叫出来聚一聚,暂时离开那个让她退避三舍的小院。

    “听说,镇国公府进贼了?”跟着沈茶走进了一家金铺,金苗苗压低声音问道,“人抓到了?”

    “嗯,消息都传到你耳朵里了。”

    “这个是自然,整个嘉平关城都知道了。”

    “你不怎么出门,知道的还不少。”

    “嘉平关城里面,除了咱们薛侯爷之外,就属我喜欢打听小道消息了吧?我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只是……你不觉得今天出门的人特别的多吗?每年可没有这样的情况啊!”

    “想说什么?”

    “你说,那个幕后指使的人,会不会就藏在这些人里面?会不会预谋着另外一个行动?那个小贼没说他要偷的是什么?”

    “没,对方只要求他能摸进府里。”

    “这是投石问路啊,这人还挺谨慎的,看来图谋不小。要不要我去给你挖的那些坑里添点料?那些人要敢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怎么样?”

    “好!”沈茶点点头,觉得这是一个好提议,“看上什么了?”

    “诶,别着急啊,这还是我第一次进金铺呢,得好好的瞧瞧。你别说,我一直都觉得这里是卖首饰的,没想到只要是金子能打出来的东西,都可以买到啊!”金苗苗在金铺里转了一圈,发现了一套纯金打造的匣子,“这个不错,就要它了!”

    沈茶走过去,拿过那个匣子打开看了看,发现这原来是个套匣,按照尺寸的不同,从小到大一共有五个匣子,最小的那个有手掌大小,最大的那个可以放下十本金苗苗收藏的古书。

    “这个不错,桌案上堆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地方收了,我哥终于不用头疼了。”

    沈茶对这句话表示赞同,金苗苗的大哥金菁是他们沈家军的智囊之一,脑子最好使的一个,现在不在嘉平关城,他和梅林一起去金国打探消息去了。金菁什么都好,唯一一个缺点就是太爱干净了,看不得一丁点的脏乱,而她妹妹却是个不修边幅的邋遢鬼,兄妹两个因为这样的事情总是吵嘴。

    既然是送给金苗苗的生辰礼物,掏钱的自然是沈茶,只是她付钱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们挑选东西的过程中,金铺里面进来了不少人,沈茶一开始也没在意,只是后来进来的人越来越多,里面有一些人,无论是从长相和打扮都不像大楚的人,更不像是来购买年礼的嘉平关百姓。

    金苗苗和两个暗影也注意到了,她们瞬间就提到了警觉,紧紧的跟在沈茶的身边。

    “将军,真让国公爷给说准了,还真有人打算趁着人多做坏事。”影十六站在沈茶的左侧,“属下感觉,他们来的人不少,不止是在铺子里面,外面也有他们的人。将军,咱们应该怎么办?”

    沈茶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支袖箭就朝着她的面门直直的飞过来了,她稍稍侧头躲了一下,袖箭钉在了身后的柜台上。

    一场混乱就此展开,行刺的人隐藏在来金铺买东西的百姓之中,人数不多,但依然让沈茶和金苗苗她们很头疼,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那帮人的盘算很妙,一部分人冲进铺子里行刺,一部分堵在门口,不让那些真正买东西的人跑出去。

    如此一来,沈茶的长鞭、金苗苗的毒箭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就是影十六、影十七,还有一直暗中跟着的暗影们也无可奈何,因为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伤到无辜的人。

    “妈的,这帮孙子是一点人性都没有!”金苗苗难得爆了粗口,“选了这么个地方下手,这里还有小孩呢!”

    “这就是他们的盘算,若是在空旷的地方,他们才不会对将军动手,除非他们是自己找死。”

    沈茶知道,现在她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明晃晃的靶子,明枪暗箭全都朝着她来了,他们只有防守,没有反击的机会,而且,她还要分神去解决可能被误伤的百姓,那些行刺的人可不在乎是不是会伤及无辜。

    这是沈茶打过的最憋屈的一架,就算是这样,也是防不胜防,还是被人偷袭得手了。当时她是为了去救一个差点被飞刀打中的小女孩,没留神自己的身后,被那个小姑娘的父亲一刀捅在了后背上。

    那些行刺的人一看得手了,想要撤离却被得知金铺出事消息,带兵来援的卫子昕堵了一个正着,金铺里面的刺客都被抓了,堵在门口的那几个看着情形不对,也不管自己的同伴,撒丫子全都跑了。

    沈茶后背上的那把刀,扎的很深,所幸是没有伤到要害,不知道行刺的人当时是不是太紧张的缘故。就算是身负重伤,沈茶也没有放过偷袭自己的人,因为离得很近,她直接掐住了那个人的脖子,倒是没把他给掐死,直接让他昏过去了。

    收拾完了这个人,沈茶也用光了全部力气晕过去了,背上的伤口不断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她身上的白衣。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