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玉珠落盘显神通(下)

    只见十枚竖直的水珠中,最下面那枚忽然破裂开来,化作一汪清水。这清水并不外流,转瞬间就和底下的玉盘水乳交融,化作盘身的一部分。在场之人眼光何等犀利,均已看出这玉盘略微变大了半分。

    经此一变,上面九枚水珠顿时成了空中楼阁,往下坠落。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当口,九子连珠稳稳站定在玉盘上,没有倒塌,更未破碎。

    乔修广低喝一声“好”。容常治双目一缩,嘴唇微开,终究没有开口;余者除了韩太康面上溢出笑容之外,都默然不语。

    其他人的“叠珠法”均是提前减速,轻轻贴在下方的水珠上,所差别者不过是提前量的多少。就这一点差别,已经能够分出高下。

    而成不铭的这枚玉珠却是实打实的“撞”了上去,通过力量的传导将最下方一枚水珠击破,同时落下的九枚玉珠还要保持完好。这其中难度差别不啻于霄壤,显然成不铭力量运用已经到了妙绝毫巅的境地。

    更神妙的是,底部这枚化成流水的水珠,恰好与韩太康制作的玉盘相互融合,说明这散乱的水势依然在成不铭的掌控之下。大多数人自忖易地而处,决计无法做到这个程度。

    成不铭这一下算是给场上之人出了难题了。未上场的还有八人。稍稍迟疑了半柱香的功夫,竟然有三人同时站了起来。

    这三人对望一眼,都有些意外。

    三人分别是乔修广、宁素尘,和一名淡灰羽袍、名为封明城的弟子。

    封明城在冲霄阁灵形弟子中修为不算最顶尖,为人也算练达坦然。他起身本是想自承不及,无须出手再试。

    乔修广也是心高气傲之人,却不肯就此罢手,仔细琢磨了成不铭的手法,暗忖自己勉力一试,有很大把握能够做到。于是他在心中推演了几遍,决意出手。见封明城、宁素尘二人同时起身,倒是一惊,莫非这二人也有把握做到这一步么?

    其余弟子也是心头惊异,乔修广、宁素尘也就罢了,这封明城在众人中实力虽还算不错,但如果说也能复制这一手,那是决计难以相信的。

    封明城见众人脸色,已知产生误会。正要开口解释,宁素尘抢先道:“成师兄出手的早了。小妹绝无轻视诸位师兄之意,但据实而论,成师兄的手段并非人人可以复制。”

    众人均点头。宁素尘这番言语很公允,并不算对在场之人的贬低。

    宁素尘续道:“这最后一次乐游会,总要人人都露一手才算圆满。成师兄虽然算是出了难题,但也不是无法可想。”

    乔修广道:“愿闻宁师妹高见。”

    宁素尘微笑道:“演法如作诗,或二句一转韵,或四句一转韵,或八句一转韵,或一韵到底,百句不易。成师兄方才露的这一手,可谓一韵之高潮,正到了转折时。小妹不才,讨个便宜,领了这转韵的第一句。”说罢皓腕一翻,纤纤素手中凝出一枚水珠。

    在场之人都看她如何施为,只见宁素尘一反常态,并非将这水珠投向空中。而是反手一拍,一股绝强力道施展出来,如同机弩石炮一样,将手中水球朝着玉盘发射出去。

    众人不解她所为何意,照这份声势,这水球击打在玉盘上,怕不是要将其击成粉碎。难道这宁素尘要毁了此题,另起炉灶?这可算不上什么高明主意。

    只听“砰”的一声脆响,眼前所见,仍然是一方圆盘,圆盘边缘立着四枚水珠,正中心九珠穿成一串,叠床架屋。和宁素尘出手之前,似乎毫无变化。这时候“波”的一声,幽明湖中泛起三尺多高的水花,似乎有人将石子投入水中。

    审玄永当即赞道:“宁师妹这一韵转的妙极。”未下场的五六人更是对宁素尘露出和善笑意。

    原来宁素尘这一击,乃是击向这一串中的第三珠。将此珠击落盘外落入湖中的同时,自己凝成的这枚水珠瞬间静止,取代了原先那枚玉珠的位置。由于速度极快,此珠上方五珠、下面二珠都很是安稳,没有半分摇晃坠落的痕迹。

    赫然是一着“李代桃僵”。

    平心而论,宁素尘展露的手段,比之成不铭固然稍有不如,论难度却在之前“珠上叠珠”的手法之上。另一方面,对自身信心不足的冯天星等人早已提前出手了,拖延到现在的这八人,无不有几分斤两,想要复制宁素尘的技法,不算困难。

    成不铭,或者说真正的作俑者容常治,给未下场之人出了难题。而宁素尘及时抛出的这个台阶很是巧妙,化解了这个难题,任谁也挑不出毛病。

    当下未出场的八人依次一一出手。这九连珠以“李代桃僵”之法试之,除了最上和最下两珠难度稍易之外,其余七珠均是难度相当。唯有轮到容常治出手时,他青色面容中隐约有几分不悦之意。他自忖很有把握复制成不铭的手段,却被宁素尘搅了局。

    眼见所有人均已出手完毕,宁素尘突然道:“归师兄既已成就灵形,可有兴趣出手一试?”

    她这一张口,所有人都是大感兴趣的看着归无咎。

    归无咎往常应邀前来,因为自身只是真气境修为的缘故,只是旁观,并不出手。现在既然进阶灵形境,自然也当参与其中。

    归无咎言笑道:“不必了。”

    众人心道“果然如此”,如果归无咎现在下场,那么至少也是复制宁素尘的“李代桃僵”手法,以他刚刚踏入灵形境的修为来看,着实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归无咎续道:“这乐游会由韩师弟开头,由归某收蓬,倒也并不无不可。”说完大袖一卷,吸起一道水流。

    先成球形,再变为盖,和韩太康所做的玉盘一般大小。“砰”地一声,往那玉盘上一压,将十四枚玉珠瞬间击的粉碎,紧接着如一副金铙相合,并未溢出一星半点水珠。然后卷成一个水球,弹回幽明湖中。

    在场之人倒也有些意外,以归无咎并未突破“返照”一关的修为,能做到这一步,也算很不容易。此人灵形元光之纯粹,大在预料之上。

    这一番小会,众人对同门的实力无不有了一份更清晰的认识。人人都觉有所收获,陆续告辞而去。过了一刻,道场诸人一走而空,仅剩下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正是归无咎与木愔璃。

    木愔璃方才看这一群人演示法术,津津有味。只是她与这些“师兄师姐”没有半点交情,所以心中虽然觉得神奇之极,也并不拍手呼喊。

    归无咎笑问道:“木师妹是现下就要回府么?为兄本打算趁闲一游,日暮方归。你如果着急回府,我先用法器载你回去。”

    木愔璃双手乱摇道:“不用。这里风景很好,比寨子里好多了。我就跟着师兄,快到天黑时再一起回去就是了。”

    归无咎诧异道:“寨子?周掌阁如此在意木师妹,我还以为木师妹是本派哪一大家的后裔。”

    木愔璃一嘟嘴道:“才不是。我是被一条怪鱼带到这里来的。还有,周老头哪里照顾我了?只不过听那怪鱼大叔的话而已,就像木笙叔叔听爹的话一样。”

    归无咎蓦地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这小丫头,惊讶道:“怪鱼?我猜木师妹加入越衡宗的机缘,就在这怪鱼上吧?”

    木愔璃被他的反应吃了一惊,疑惑道:“怎么?莫非归师兄知道这怪鱼吗?”

    归无咎神态微妙,点头叹息道:“也算是进入越衡宗的缘由吧。”

    木愔璃却是不信之色,那怪鱼大叔明明说被这鱼儿寻到的人万中无一。怎么会恰巧归师兄也是如此?眯着双眼偷剽了归无咎一眼,问道:“归师兄是被什么样的怪鱼带到门中来的?”

    归无咎笑着反问道:“木师妹呢?”

    木愔璃撇了撇嘴,狡黠道:“归师兄你先说。”

    归无咎顿了顿,盯着木愔璃的脸庞,缓慢的道:“一条两寸长的小金鱼。”

    看着木愔璃瞪大眼睛,双手捂着小嘴的模样,归无咎心下了然。

    木愔璃又道:“我是在睡觉的时候稀里糊涂就被带到天上来啦。归师兄你呢?”

    归无咎面露回忆之色,轻轻道:“算是差不多吧。”

    二人边说边走,转眼间来到了道场外的湖边。此时雾气早散,风翳净尽,澄彻如洗。山树倒影和洒落的阳光交融,如映碧流丹,烨烨浮动。

    又过了一阵。

    木愔璃看归无咎似乎有些神色郁郁,试探着问道:“归师兄是不是想起家人了?愔璃也想。可是怪鱼大叔说,已经托信给了族里亲眷,爹爹和族人们知道了我得到了大机缘,虽然会想念愔璃,但是心里更会为愔璃高兴。只要愔璃成了仙人,我们整个巨御族都会有好运气。”

    归无咎又听木愔璃讲到“怪鱼大叔”,不由问道:“愔璃你说的怪鱼大叔是谁?”

    木愔璃小手比划道:“那把我带过来的小金鱼,会听他的话,钻进他的袖子里,所以我这么叫他。怪鱼大叔很特别,很.....”

    木愔璃皱着眉头,鼓起腮帮子,似乎想找一个合适的词汇,想来想去却憋不出来。

    “大!”

    木愔璃大喊一声,倒把归无咎吓了一跳。

    木愔璃吐了吐舌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解释道:“我是说,怪鱼大叔很大。好像比这山都大。”

    看着归无咎脸上的笑意,连忙又道:“不是真的比山大,其实你们大人都差不多大,就是感觉比山还要大。”

    归无咎嗤笑道:“大?或许是个大骗子也说不定。”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青山绿水间愈走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