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功成旧约引金符

    几度辛苦,一番波折,归无咎终于有惊无险的破境成功,一步迈入灵形境中。

    归无咎伸出左手,在右手手背上轻轻抚摸,果然感到双手上似乎套了一层非丝非棉的薄薄手套,触感奇异。如果此时脱下衣衫,赤身裸体,和寺庙道观中新打造的镀金铜像倒有三分相似。

    过了片刻,归无咎似乎隐隐约约感到周身上下,包括那覆体灵光,均在自己掌控之中。试着入定调息一番,果然身上的金光异象渐渐消失,身形外貌与破境之前无二。

    通常来说,突破灵形境界所产生的“灵光覆体”的异象,会维持一月左右。突破之初,新晋的灵形修士往往无法完整的掌握身躯中的灵形元光,只得任其自便,直到逐渐潜伏,收摄在体表之下。

    自己突破未久就就达到了将元光收摄由心的地步......

    想到这里,归无咎长立而起,注视着方才破境过程中立下奇功无名墨珠。回想着这不可思议的奇遇,双眸中映射出他复杂的思绪。

    七天之前。

    那日归无咎如往常一般,正在洞府中用心修持。突然被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所惊醒,整个洞府也是摇摇欲坠。他自从进入越衡宗修行以来,从未经历如此巨变。

    他睁开双眼,却惊愕的发现,苍穹之上,现出一个巨大裂痕,一股无法言喻的毁灭气息,从那裂缝中狂泄而出,径直朝着越衡宗的方向冲撞而来。

    他当时正坐在洞府之内“看”到这一切,因为这整座盘炉峰仿佛瞬间变成一个透明的虚影,他的目光竟然能直透厚厚的山壁,看到整个天穹。随即,整个世界暗淡了下来,归无咎感觉像是在子夜的大海中不知漂浮了多久,才终于重见光明。

    正当归无咎以为一切都恢复正常,正要出门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变故时,一道光华迎面闪来撞击在盘炉峰上。整个盘炉峰一阵摇晃,竟然是一件异物将他所居住之峰打穿了一个洞,直入洞府之内。正是眼前这深绿近墨的无名之珠。

    当归无咎看到这墨色圆珠的一瞬间,心神剧震。立刻宛如泥塑木雕,呆呆站立在原地。再也顾不得出门查问消息之事了。

    归无咎完成真气九重的修行已有数月。若说道法通透,解真明澈,归无咎其实堪称这一辈冲霄阁弟子之冠。但是正因为归无咎颖悟超卓,冥冥中却感到自己功行仍有疏漏之处。这些疏漏之处极为细微隐秘,虽然眼下无碍于破镜灵形,但在日后的修行中必定会产生极为关键的影响。

    所以这几个月他没有贸然尝试突破灵形,而是闭关入定,静心体悟,以冀完满自身,修补破绽。一连两三个月过去,小处虽有所得,但是距离大功告成还相当漫长。

    可是当归无咎的目光接触到无名之珠的一刹那,不由心旌摇曳,意动神驰。这墨珠仿佛一面照见真我的明镜,自己修行中的种种不足,晦涩疏漏之处,如同白纸上的墨团,无比清晰,历历在目。

    归无咎当时心意一动,忍不住默念一遍《九元书》,对其中的微言大义、种种玄妙瞬间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归无咎往常自负于此经早已尽通。然而当此珠映彻心灵时,归无咎方才知晓,就算是在见识上,自己也并未达到至善之境。

    当时归无咎心底生出一种感觉,这心中念诵的《九元书》仿佛成了实体出现在面前,而自己的双手第一次真正“摸到”了这部经文的边缘,棱角,界限。

    不但如此,体内气息蠢蠢欲动。竟然自行游走起来,其所循的经络方位均莫能知其奥妙,但觉随着体内真气流转,自己修行中的种种根基不足之处,飞快的得到弥补,宛如白卷上的墨点逐渐淡化,消散,最终变成洁白无瑕的融融一片。

    这道神奇变故维持了三日三夜,归无咎只觉自身的真气九重境修为,竟然已经打磨的圆融无暇,再无半分缺憾。几乎有一种跃跃欲试,立刻就要尝试突破灵形境界的冲动。

    这时他才回想起三日之前的惊人异象,于是急忙出府走访同门,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

    孰料一连问了数位师兄弟,听了他的问题俱是一脸匪夷所思之色。诸人无不表示这些天一切如常,从未见过甚么天穹破裂、伟力冲击云云。更有一位师弟怀疑他行功失当,以至于产生种种幻色幻听,劝他求助于本门长老,治此心魔。归无咎不由哑然。

    这种不可思议的情形,使归无咎隐隐感到这墨珠之中藏着巨大的秘密,远远超出自己目前所能理解的范畴。但他修行日久,于心性上颇能自持,深知缘来无需避让,缘去不可强求。得到无名墨珠之助巩固根基之后,试图以神意操控此珠,却毫无反应。于是也不放在心上,一意做着冲击灵形的最后准备。

    沐浴更衣,焚香静气,又过了三天三夜。直到数个时辰之前,将精神肉体气机都调整至最佳状态,归无咎这才服用丹药,正式开始尝试突破。未曾想方才在冲击灵形的过程中遇到险关,如非这无名墨珠在险要关头自动相助,后果极难预料。

    实则归无咎以为,这墨珠前后两次相助自己是有着因果关联的。

    由于资质特殊的原因,他破关灵形比同门要困难得多,这一点他早有心理准备。在刚完成真气九重的修行后,归无咎于自身情况有了充分的评估,自忖有了十足把握方才走出这一步。

    然而七日之前这墨珠为他巩固提升之后,他隐隐感到这份看似难得的机缘将为其突破境界带来不可知变数。这也是他思虑良久才下定决心的原因。

    事实也正是如此,如果没有无名墨珠为他巩固根基,那破境的过程恐怕用不了这么久,自然也不会遭遇到神意涣散的危险。但若是无有此珠,同样是踏足灵形境界,所夯实的基础和未来的潜力恐怕会有着深远的差别。

    归无咎微微一笑,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不必多考虑无用之事。摩挲着这浮游于半空中的无名墨珠,归无咎若有所思,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个念头。心意一动,这无名墨珠仿佛通灵一般,飞到了他的掌中。

    归无咎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又一转念,这无名墨珠转眼不见,似乎从这洞府中消失。

    突然“砰”地一声,无数丹药玉瓶、竹简卷轴、书册杂物凭空蹦出,呼啦啦的落在地上,倒像变了个戏法似的,瞬间开了一个杂货铺。

    而戴在右手无名指上那枚扳指样貌的紫色宝物,赫然炸的粉碎。

    突破灵形境界,归无咎感觉心神与此珠的联系陡然加深。于是尝试以意念操控此珠移动,果然获得成功。但是试图将其收藏于储物戒中,却无法成立。这无名墨珠似乎将要进入储物空间的一瞬间,那储物法器登时被炸的粉碎。

    归无咎弯下腰,于那紫玉扳指爆裂后所倾泻于地上的“杂货摊”中轻轻拨弄,取出一物。

    此物通体淡白,一尺长短,寸许粗细,四五分厚薄。似玉非玉,似木非木,似铁非铁。似玉笏而稍窄,似戒尺而稍短。一面甚为滑溜,除了一些淡淡的花纹与光泽,再无其余。另一面虽然色泽相同,但凹凸有致。仔细抚摸那凹陷的痕迹,似乎是疏密离合、庄重雄浑的四个古字:引诏金符。

    归无咎面露复杂之色,似乎陷入了一段难忘的回忆。步入越衡宗的入道机缘,修道以来的种种甘苦,超脱凡俗的全部希望,似乎尽在这枚牌符之中。

    良久,归无咎右手中灵形元光透出,将这块牌符折成两段。

    归无咎折断此牌符之后,盘膝而坐,似乎在静静等候着什么。然而半个时辰过去了,洞府中安安静静,一切如常。

    归无咎双眸中现出意外之色,随即起身在洞府中轻轻踱步,脸庞上那份突破灵形之后的从容惬意也陡然消失了。他嘴唇翕动,但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如有擅长唇语的人倒是能分辨出归无咎自言自语的是三个字:

    为什么?